降本增效背景下,蔚来内部收缩的边缘业务有了更深刻的人事变动。 36氪独家获悉,1月5日晚蔚来汽车内部邮件显示,手机负责人尹水军将离职,手机相关业务由蔚来硬件负责人白剑兼任。 在蔚来任职的两年间,尹水军主要负责手机业务落地,更早之前,尹水军在美图手机任总裁一职。 蔚来做手机一事,频繁引发行业争议。在汽车行业竞争激烈的大环境下,车企造手机容易被认为不够聚焦。 但蔚来CEO李斌也曾多次向外界回应:蔚来并不是造车不赚钱要用手机盈利,而是蔚来用户需要一款与蔚来汽车无缝连接的手机。 尤其在华为、小米等手机公司纷纷跨界造车、吉利收购魅族的背景下,智能座舱与手机的生态互联也成为行业的一大趋势。“等到华为、小米、甚至苹果所有这些手机的巨头,他们的车越卖越多的时候,大家就知道它(做手机)的意义了。”李斌说道。 在蔚来此前规划里,手机业务计划每年投入10亿元,同时NIO Phone还可以适配子品牌阿尔卑斯车型。 顶着外界压力,从2022年开始,蔚来陆续挖来OPPO、美图和华为等公司研发人员,组成一支1000多人的手机业务团队。2023年9月21日,蔚来正式推出NIO Phone,三款机型售价分别为6499元、6899元、7499元。 李斌表示,需要三年才可以判断做手机是对的还是错的。“至少现在这一款手机的设计和用户体验,达到了我们一开始立项时候的目标。但这个项目本身的投入产出,确实需要三年,不完全是一个财务的意义。” 但在公司遭遇经营危机、李斌稀释股权寻求中东200多亿元融资后,蔚来不得不重新梳理业务重心。 2023年11月,蔚来CEO李斌在全员信中表示,未来两年是汽车行业变革竞争最激烈的阶段,外部环境充满巨大的不确定性,要想赢得参与决赛的资格,必须“进一步提高执行效率,并确保关键业务有足够的资源投入”。 其中很重要的数项措施是:确保核心关键技术的长期投入;合并重复建设的部门与岗位;推迟和削减3年内不能提升公司财务表现的项目投入。根据上述计划,蔚来将减少10%左右的岗位。 有蔚来内部人士告诉36氪,手机和电池自研团队是此次调整的重点业务。 实际上,自从全员信发出后,蔚来已经在接连优化团队架构,“整合了很多重复部门,比如座舱软件之前按三个品牌:蔚来品牌、第二品牌阿尔卑斯、第三品牌萤火虫设计了三个团队,目前已经整合,这个过程中,难免有高管要走。” 值得注意的是,精简团队不意味着叫停业务。有业内人士告诉36氪,蔚来起码要做3代手机产品。 蔚来手机业务也依然在正常运转。2023年12月23日,尹水军还在微博上宣布推送手机系统Sky UI 1.2.0 版本,新增 Nomi Mate 新形象、NIOday 动态壁纸等内容,升级远程控制空调速冷速热、一键除雪功能。蔚来自研46105大圆柱电池也将在2025年初在蔚来旗舰轿车蔚来ET9上量产交付。 2024年伊始,汽车行业竞争氛围更加浓厚。在华为问界M9、小米SU7等铺天盖地的 “首发”“自研”技术宣发下,技术也许会成为车企们比拼的重点。 在明显放下手机业务的包袱后,蔚来押注了重点技术。2023 NIO Day 年度发布会上,蔚来的行政旗舰轿车ET9依然充满技术力,包括自研智能驾驶芯片神玑NX9031、46105大圆柱电池、全域900V高压架构、智能底盘系统 SkyRide天行等。 不过这些技术需要等到2025年第一季度才能交付。而加速这些技术的量产落地,甚至进一步下放到第二第三品牌,蔚来需要更加心无旁骛。

作者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