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冰箱冰柜都在打价格战呢,现在打550多升的呢,打到1799元了。”2024年开年,冰箱价格战就猝不及防地打响了。

一位辽宁的经销商李总(化名)透露,这是他近年来遭遇的最“狠”的价格战,“一款对开门冰箱,大冷冻小冷藏,刚出来的时候2399元,没俩月跌到2099。上个月1999,这个月1799,每个月都在往下跌。冷柜也是每个月都在往下跳价。”

另一位来自安徽的经销商向总(化名)也表示:“冰箱亏得一塌糊涂,去年9月冰箱开盘价格都下调了,库存全亏,逼得不敢囤货了,只有少量拿了点。没想到冰箱价格一路下跌至今。”

为什么冰箱在开年就打起了价格战?聚焦到冰箱行业来看,多年来市场活力不足,零售量低增长甚至下滑,低迷的销售导致多年持续价格竞争,整体利润比纸还薄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近两年厂家还进行了产能扩张,更是激化了本已白热化的价格竞争。

今年1月2日,合肥雪祺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进行IPO新股申购,预计募集资金总额为5.26亿元,将用于年产100万台嵌入式冰箱等冰箱产品项目、冰箱零部件自制能力提升项目、研发中心建设项目、补充流动资金。

去年12月10日,在海尔卡奥斯工业互联网生态园内,海尔上合冰箱互联一工厂首台高端冰箱下线。据了解,该工厂总占地465亩,年产能达200万台,主要生产高端智能冰箱产品。

还有去年11月18日,奥马冰箱智能制造基地第一期正式投产。新基地第一期正式投产,将会助力奥马迈向年产能1600万台的制造规模。

如果我们把视角从冰箱扩展到整个家电行业会发现,其实冰箱的价格战,只是家电价格下滑的一个鲜明的缩影。不仅仅是冰箱冷柜,空调的价格也进入了下行通道,且不乏激进的价格举措。

经过2023年制造大扩张之后,激进的价格手段已经开始在空调行业蔓延,中小品牌都已经拾起价格武器抢夺订单,而且战火已经从以往的定速机蔓延到高能效变频产品上。

据悉,有空调厂家变频一级能效2P圆柱柜机的出货价格已经降至21XX元。近日江苏某空调厂家人员还表示,竞品持续降价,成本压力增大,企业面临着市场价格和持续的降成本要求的挑战。

存量博弈的当下,终端“卖不动货”,显露疲态,空调、冰箱产能过剩,家电行业的厂家、经销商都感受到了市场的压力和“寒意”。

来自安徽的经销商向总表示:“反正2023年什么都不好干,亏损大了。空调渠道开门红还涨价了,但是空调2024年不可能涨回去了,2024年只会更难做。房地产下滑,哪个行业都不好做。”

辽宁的经销商李总则称:“空调现在基本利润也是每台赚20就出,有规模才有利润。压资金又大,一旦赌不正,品类就转不动了,所以空调无论厂家怎么压我也不着急压,我就等到二三月份开始卖时候再压,卖多少压多少,不留库存。”

“空调把价格一打低,看那壳子挺大,里头实际很小。”辽宁的经销商李总已经开始担心,当价格战火点燃,当无底线的竞争开启,品质还能否得到足够的保证?而这也正是价格战的“热闹”背后,更值得“冷思考”的一点。

作者 admin